27加速器集成了魔兽加速器、暗黑3加速器、47加速器、steam加速器、传奇加速器 等网游加速工具 关于我们 使用说明 登录网站 快速注册
点这里登录网站   没有帐号?点这里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 英雄联盟
魔兽世界 第612节 洛萨快步走向了狮鹫,调整了卡德加背上的剑
洛萨快步走向了狮鹫,调整了卡德加背上的剑的位置,以便他更舒适地骑乘。

“国王陛下,”洛萨说得有些含糊,“对艾泽拉斯人民的力量和暴风城的城墙有些过于坚定的自信。但并这不妨碍有好人会私自替他解决他想错了的事。”

“比如我们,”卡德加面作苦相。

“比如我们,”洛萨重复了一遍。他坚定地看着卡德加:“我曾问你他怎么样,你知道。”

“是的,”卡德加道,“而现在我告诉了你真相,至少,是我目前所了解到的那部分真相。我要说的是,我仍永远忠诚于他。”

“我了解,”洛萨道,“因为我也永远忠诚于他。但我还是得去确认你说的是不是真的。也希望你知道,有些事如果我们非做不可,那么就必须做。”

卡德加点点头:“你信任我,对吗?”

洛萨痛苦地点点头:“多少年前,当我还只有你那么大的时候,我一直在照料昏睡中的麦迪文,那场昏睡夺走了他绝大部分的青春。当时我还以为那是一个梦,我发誓我曾看到另一个人站在我的面前,和我一起照料着星界法师。他的身体像是青铜铸成,眉毛的前端有一对角,烈焰构成了他的胡须。”

“萨格拉斯,”卡德加道。

洛萨重重地叹了口气:“我还以为是我睡着了,我还以为那只是一个梦,但有些事不是你以为的就是对的,你看,我一直忠诚于他,却从未忘记那个‘梦’。很多年以后,我才慢慢地察觉到,我窥见的是真相的一部分,从那以后,我就知道,也许注定会有这么一天。如果有可能,我们或许救得了麦迪文,但就怕黑暗已经完全根植于他的身心,那我们就不得不立刻行动了,这无疑是个可怕的行动,但同时无疑也是必要的。问题是??你准备好了吗?”

卡德加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他感到浑身冰凉。洛萨举起手发了一个信号。其他的狮鹫编队立刻随令升空,当天际射来了第一缕曙光,它们显得是如此的激情。它们的翅膀笼罩上了一层金色的光晕。

在前往卡拉赞的长途飞行中,卡德加身上刺骨的寒冷并没有丝毫减退。迦罗娜的狮鹫尾随在他身后,但她也没有在旅途中说一句话,任由大地在他们脚下飞逝。

在狮鹫的双翼下,大地改变了模样。广大的农田无异于漆黑的残渣,点缀着倾覆的设施和残海大片的森林被连根拔起,运赴前线填充着战争机器,仅给昔日如画的风景留下巨大的伤疤。星罗棋布的深坑大张着嘴巴,地表被掀去,暴露出地下的矿脉。远处的地平线上升起了几缕烟柱,可卡德加无法断言它们是来自战场还是熔炉。就这样他们在狮鹫背上度过了整个白天,此时已是红日西沉。

卡拉赞就像是乌木色的树影般矗立在环形山的正中,贪婪地吸收着奄奄一息的日光,却无任何回溃塔身和空洞的窗户里没有一丝光亮。塔中那些不需要燃料的火炬也似乎都已熄灭多时。卡德加怀疑麦迪文已经逃了。

洛萨跳下了他的狮鹫,卡德加也跟着迅速着陆,从这有翼巨兽的背部滑了下去。他刚一触地,狮鹫立即就升空了,发出一声尖厉的啸叫向北飞去。

艾泽拉斯的英雄已经上了楼梯,他拔剑在手,绷紧了宽阔的双肩,高大的体格静静地移动,像猫一样优雅敏捷。同样,迦罗娜也在谨慎潜行,她的手探入战袍,取出了自己的长刃匕首。暴风城的重剑在卡德加背后颠来颠去,比起其它二人来,他感觉自己就像个笨拙的石傀儡。在他们身后,更多狮鹫开始着陆,放下了一批批战士。

天文台外的露天走廊空荡荡的,里面也是一派荒废景像。仅剩的那些工具也都已经损毁,散落一地,那个被麦迪文捏碎的金制星盘,横躺在壁炉架上。看来这座塔如果真的已被废弃,那显然是匆忙决定的。

或者它根本没被废弃。

点燃了自带的火炬后,洛萨、迦罗娜和卡德加引领着队伍走下数之不尽的台阶。对卡德加来说,这里的墙壁曾是那么的熟悉,因为这里是他的家,这一眼望不到底的楼梯是他每日的挑战。而现在,墙上的那些火炬,那些泛出冷光的、冻结的火焰,却都已熄灭,而入侵部队举着的火炬在墙上透射出无数全副武装的影子,带给整个楼梯间一股诡异、甚至近乎梦魇的气氛。每一面墙壁后面似乎都潜藏着危险,卡德加戒备着每一扇昏暗的大门,以防其后有致命的埋伏。

什么都没有。剧院的楼座是空的,宴会厅也是空的,会议室全无生命迹象,里面的陈设原封不动。客房还是那些客房,只是没有客人。卡德加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发现那里也没有丝毫变化。

现在,火炬在图书馆中投下古怪的影子,令铸铁平台看上去扭曲可怖,书架则变得像一个个城垛。书籍原封不动,甚至卡德加最近作的笔记也躺在桌子上。麦迪文完全不怕他任何一本书被盗走吗?

几张碎纸片引起了卡德加的注意,他意识到自己正位于存放史诗的那个书架前。终于有点不同了。一个被扯得粉碎的卷轴。卡德加拾起了最大的那个碎片,读了几行字,随后点点头。

“那是什么?”洛萨道,那神情就像怕房里的书会随时活起来攻击他们。

“《艾格文的赞歌》,”卡德加道,“一本关于他母亲的史诗。”

洛萨嗯了一声以示了解,但卡德加却仍不甚了了。麦迪文曾来过这里,在他们逃走以后。为什么只毁了这个卷轴?出于和自己母亲交战的痛苦回忆?出于为萨格拉斯败给艾格文那决定性一战的复仇?或是仅出于一种象征,用毁掉这个卷轴,毁掉提瑞斯法守护者专用的密文来象征他的辞职,象征他对组织的最终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