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加速器集成了魔兽加速器、暗黑3加速器、47加速器、steam加速器、传奇加速器 等网游加速工具 关于我们 使用说明 登录网站 快速注册
请登录网站   没有帐号?点这里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 英雄联盟
魔兽世界 第620节 他身后一声从喉咙深处发出的战吼吸引了他的
他身后一声从喉咙深处发出的战吼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他提着斧头转向发生在我们下方的战斗。他站的地方比我的更好,但我听到了一声响亮的金属撞击声和一种奇怪的咆哮。

他立刻作出了反映。“起来,部落之子1他喊道,并再一次把脸转向我们。“鲜血与荣耀等着我们1

不管他看到了什么,那都意味着卤莽的人类遇到了麻烦。我们冲向自己的座狼,然后骑了上去。

“Lok-tarogar1萨鲁法尔喊叫着带领我们冲下了山丘。

“为了部落1我们用雷鸣般的吼声作答。

他深入战阵,径直前往联盟将军所在的位置。我们其余的部队分散开来援助需要帮助联盟军队。没有我们就想开战,他们简直都是蠢蛋。他们不了解战争,而且过去的六年里我们一直生活在“和平”里。他们软弱,而且他们还沾沾自喜确信自己会赢得今天的战斗。他们谁都没想过自己会失败。和我们兽人不同,他们并不明白什么叫做失败。

我从我的座狼上跳下来冲向一个食尸鬼。砍下他的脑袋后,我并没有理会他抓在我身上的腐烂双手。另一个亡灵靠近了,这是一个衣衫褴褛的骷髅。然后一个,又一个。太多了。又有一个站在了我的攻击范围里,可是她的表情变成了恐惧和愤怒。一个被遗忘者。我勉强收回了我的剑。“闪开1我咆哮着,不耐烦地把她推到了一边。

之后,我让熟悉的嗜血的感觉再次流遍我的全身。我的剑成了我的全部:除了它,我忽略了一切。

长老说,在来到艾泽拉斯以前,我们是一个和平的种族。各个氏族最大限度的独善其身。他们举行狩猎比赛,种植作物,组成家庭,还与元素和谐共存。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对德拉诺会是个什么样非常好奇。我试着去想象那些拥有自己世界的陌生兽人们,那是一种我从未体验过的自由。可是,有几次我尝试着去描绘那种生物,结果却让我由衷地鄙视他们。他们不配拥有那个世界,正如人类不配拥有艾泽拉斯。

部落就快赢了,安格拉萨是我们的了。不过最大的挑战依然横亘在前方。轻率的人类将军辱骂着阿尔萨斯,让他走出冰冠来面对我们。在他那尖刺头盔下面,巫妖王的的眼睛闪着令人胆寒的蓝光。他威胁要让我们明白恐惧的真正含义,而且就像他说的,新的亡灵大军夺回了通向战场的道路。

但是我们英勇的领袖已经厌倦与阿尔萨斯爪牙的战斗了。“废话少说!这一切该结束了1他冲上前去,斧头高高举起。

巫妖王炽热的符文剑击中了萨鲁法尔的斧头,斧头像冰块一样被击得粉碎,金属碎片四散飞溅。萨鲁法尔的背摔到地面的时候,他就已经死了。一击必杀。不可能。我带着麻木的恐惧看着霜之哀伤吞噬了我的指挥官的灵魂。

人类将军又一次骂道:“你会为被你偷走的生命付出代价的,叛徒1

阿尔萨斯的回答被一阵突如其来的爆炸和尖叫打断了。我环顾四周,一股黄绿色的烟雾在战场中间弥漫开来,离这里有点距离。我很难看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恶意的笑声把我的眼睛拉向上方。一个轮廓出现在浅灰色的天空下,一个穿着袍子的人影站在愤怒之门一边的悬崖上。“你以为我们忘记你了吗?”他喊着。“你以为我们原谅你了吗?”投石车在他身边纷纷就位。“现在,好好看着被遗忘者的恐怖复仇吧!死吧,天灾!死吧,生灵1

他们背叛了我们。诅咒他们和他们的怪物女王。

太晚了。部落和联盟的军队开始溃散。我们被紧紧挤在一起,投石车倾泻着它们的负载:大木桶撞击爆炸,释放出更多看上去有毒的烟雾。任何离爆炸点足够近的人马上就会死亡。离远一点的则窒息、恶心,他们撕扯着自己的双眼,徒劳地哭喊以期得到救援。

靠着这些致命的烟雾,看上去他们最终还是成功了。我的眼睛有如灼烧一般,我的喉咙像是堵塞了。突然我的腿也不听使唤了,我跪了下来。这不是英雄的结局,不是荣耀的命运。我早就知道人类,不论是活的还是死的,都不能信任。这不是我应得的。

我都可以尝到我自己血的味道了。然后,就只有黑暗和我心脏最后一次跳动的声音了。

<全书完>

本文仅供学习交流,严禁用于商业用途,如果喜爱该文请购买正版图书。



《诅咒之路》作者:EvelynFredericksen,翻译者:Taburiss

克尔苏加德惊讶地发现,冰块开始移动、破裂,金字塔的顶端逐渐刺破了冰封的地面,拔地而起。黑袍人越发努力地吟唱魔法,这座巨大的金字塔难以置信地冲出了地面。大块大块的土壤与冰块被这爆炸性的强大力量推开,很快整座建筑开始缓慢而坚定地脱离大地的束缚,最后,纳克萨玛斯昂然浮于半空之中。

而这,就将是你的旗舰...

“这无休无止的骚扰已经令我烦不胜烦。我目前正在从事一项非常重要的研究,这项精妙的魔法研究需要花费好几周的时间来进行准备。”

在克尔苏加德被允许与指控者当面对质之前,他已经被迫在这里等待了数小时,他对这种屈辱感到十分不悦。那群人的代表,杜雷登和莫德娜,一直以来都对他非常敌视;不过在得到安东尼达斯的首肯之前,他们俩绝不会开始着手调查。安东尼达斯目前还没表达什么意见,那个老头子到底意欲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