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加速器集成了魔兽加速器、暗黑3加速器、47加速器、steam加速器、传奇加速器 等网游加速工具 关于我们 使用说明 登录网站 快速注册
请登录网站   没有帐号?点这里快速注册

当前位置: » 英雄联盟
魔兽世界 第623节 克尔苏加德隐藏起他的厌恶,他不想让这个”
克尔苏加德隐藏起他的厌恶,他不想让这个”大”管家感到得意。他伸出手指向其中一个亡灵类蛛生物,问道:”你和它们有些相似,你们是从同一物种衍生出来的吗?”

“蜘蛛王国,没错。主人出现的时候,他的影响无远弗届,我们与他进行了一场战争,愚蠢地以为我们还有胜算。结果许多同胞被杀,然后变成了亡灵生物。我活着的时候是一位国王,而今天我乃是一位地穴领主。”

“你获得了不朽永生,所以你同意去侍奉他。”克尔苏加德大声说道。

“‘同意’意味着选择。”

这说明那个巫师能强迫亡灵生物臣服于他。克尔苏加德可能是到来此处的第一个拥有自我意志的活物。他有些轻微的不安,于是转了一个话题:”这里到处都是你的子民,是你在统治这里么?”

“我死之后,我带领我的子民占领了这座金字塔,献给我们的新主人。我也负责监管整座建筑按照他的设计进行改造。不过纳克萨玛斯并非在我的治下,也并非只有我的子民居祝这只是四翼中的一翼罢了。”

“地穴领主,带我去看看其他的吧。”

第二翼里全是克尔苏加德特别想看到的东西。魔法神器、实验器具和其它一些让克尔苏加德的老实验室显得丢人的高档货。宽阔的屋子能装得下一支军队那么多的助手。亡灵生物被巧妙地从一大堆动物与器官的大杂烩中缝合一体,甚至还有一些亡灵类人生物,它们的身体部件来自于各种各族的人类。这些人类部件没有任何伤口:和蜘蛛王国的臣民们不同,这些人类看来并没有为自己的命运而战,那个巫师想必是从当地坟墓中获取的尸体。保持低调是个明智的行为,否则肯瑞托议会肯定会立刻采取行动。

可惜的是,第三翼却没那么有趣。阿努巴拉克给他展示了一座军工厂和一处训练营。接下来地穴领主带着他穿过一个装着几百只??不,几千只密封木桶和柳条箱的房间。为什么纳克萨玛斯需要这么多补给?好吧,也许在被围城时??当然这不大可能??金字塔是个很好的储存仓库。

最后他和阿努巴拉克到达了最后一翼。在花园里长着无比巨大的蘑菇,它们散发着有毒气体,让克尔苏加德觉得恶心。每一只蘑菇下的土壤看起来都不那么健康,可能已经腐败了。他想走近一点去观察,脚下却”咯吱”一声踩烂了什么东西:是一条拳头大小的类蛆生物。

“主人希望你暂时活着。你的日子还没到呢。”

他觉得嗓子里的呼吸有些不畅:”它会杀死我?”

“有些家伙在活着的时候不愿意侍奉主人,这些液体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的。”地穴领主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克尔苏加德,说道:”来吧,我给你看看。”

女人满是绝望的玻璃色眼睛看到了克尔苏加德,不禁一亮。”可怜可怜我吧,大人。我的身体快不行了,我看到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求求您,让我安息吧。”

她害怕成为亡灵巫师的奴隶。按照阿努巴拉克的说法,她没得选择。克尔苏加德厌恶地扭开了脸,反正她也活不了多久了。

她挣扎着从男人的怀里爬出来,紧贴在监狱栅栏上:”可怜可怜我们吧,如果你不帮助我,至少请把我的丈夫救出去1她绝望地哭了起来。

“别闹了,亲爱的。”男人在她身后呢喃道,”我不会离开你的。”

“让她安静点1克尔苏加德对阿努巴拉克低声喝到。

“这些噪音让你觉得悲伤?”阿努巴拉克说着,爪子伸过栅栏将那女人一击穿心,动作迅捷如电。然后地穴领主随意甩了甩手,尸体重重地摔在地板上。

她的丈夫悲痛欲绝,不禁号啕大哭。克尔苏加德带着一丝歉疚转过身去,整个人却突然象是被冻结了一般:女尸开始从石地板上沉重地弓起腰来。男村民目瞪口呆,哑口无言。

女尸的皮肤开始变成一种轻微的灰绿色。痉挛的症状逐渐消失,她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女尸转过头,然后看到了她的丈夫,她的全身开始颤抖:”守卫,快把这个男人赶出去1她怒气冲冲地嚷道。

她的丈夫迟疑地问了一句:”亲爱的,你还好吗?”

她的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的笑容,而当她的丈夫犹豫不决地向前踏上一步时,她咆哮道:”别再靠近我1

男人无视她的抗议,继续朝她走来,她粗暴地把他推开,力道大得惊人,让那他直接飞撞到栅栏上,慢慢滑下来,晕倒在地。

“往后站。”她现在几乎是在用嗓子吼叫。”打死你。”她环抱着双臂慢慢靠后,直到背部顶在监狱对面的墙壁。”打死你,打死你。”她呜咽着,有些事情开始变得不对劲。

克尔苏加德不解地望着那个女人,看到她抬起手伸进自己胸前的洞内,发出嘶嘶的叫声,扭曲着脸孔;然后她把手指放进嘴里,津津有味地吸吮起来。过了一会儿,她突然急不可待地扑向自己的丈夫,露出了森森白牙。

男人尖叫起来,鲜血飞溅到监牢地板上。克尔苏加德畏缩地朝后退了退,把眼睛闭上。不过这没什么用,他仍旧能够听到那种难以名状的声音:撕裂、扯碎、大嚼大咽。断断续续的啜泣表明那个亡灵女性在一定程度上觉察到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但是束手无策。

克尔苏加德怀着嫌恶和惊惧用传送术把自己传送到纳克萨玛斯外面,然后大口大口地呕吐起来。他用手捧起几簇纯洁无暇的白雪,用力在脸上和嘴上擦拭,感觉好像自己永远不可能再度清白。他到底介入了一件什么样的事情?